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示範文書 >> 取保候審申請書 >> 内容

犯罪嫌疑人BY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的取保候審申請書

辦案律師/作者: 王如僧吳斌 來源:金牙大狀律師網 日期 : 2018-05-16

關于貴局正在偵查的

BY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的

取保候審申請書

申請人:王如僧律師、吳斌律師,均為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律師,

申請事項:懇請貴局依法對犯罪嫌疑人BY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

事實與理由:

犯罪嫌疑人BY(以下簡稱:BY)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貴局正在偵查中。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接受BY的委托,指派王如僧律師、吳斌律師在本案中擔任BY的辯護人。

辯護人支持公安機關依法辦案,打擊犯罪活動,維護社會穩定,也明白應該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内,為當事人提供辯護,絕不是無中生有、為公安機關依法辦案添加障礙。然而,辯護人通過會見BY,根據會見BY了解到的案情,認為本案與其他侵犯知識産權罪案件相比,有着一定的區别,可以考慮對其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故向貴局申請取保候審,懇請貴局依法進行審查,并予以回應。

首先,BY主觀上是否具有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的故意的問題

會見BY時,BY向申請人反映,詹先生與她聯系,要求她為其加工上述标識時,她曾多次要求詹先生提供相關制造上述标識的授權手續,詹先生也多次向她承諾,他是有相關授權手續的,并答應将相關授權手續交給BY。BY過于相信詹先生,沒有及時向詹先生索取相關授權手續就為她加工标識了,這是她的過錯。

如果BY所述屬實,那麼她在加工注冊商标标識時,主觀上的态度不是故意,是過失,不符合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的主觀構成要件,換一句話也就是說BY主觀上沒有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的故意。關于這點,申請人懇請貴局予以核對是否屬實。

其次,假設BY的行為構成犯罪,其在本案的情節符合《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七十七條第一項規定的取保候審條件

《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規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審:

(一)可能判處管制、拘役或者獨立适用附加刑的;

……”

《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七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公安機關對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可以取保候審:

(一)可能判處管制、拘役或者獨立适用附加刑的;

……”

根據上述規定可知,對于可能判處管制、拘役或者獨立适用附加刑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可以對其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

第一,BY的涉案金額屬于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的幅度内,這個量刑幅度包含判處管制、拘役或者獨立适用附加刑(單處罰金)。

《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條規定,僞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産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2004】19号)第三條規定,僞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标标識數量在二萬件以上十萬件以下的,或者非法經營數額在五萬元以上二十五萬元以下的,或者違法所得數額在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條規定的“情節嚴重”,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通過會見,申請人了解到BY的涉案标識數量沒有超過十萬件,符合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的條件,具有判處管制、拘役或者獨立适用附加刑(單處罰金)的可能性。

第二,BY在本案中是從犯,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通過會見BY,申請人了解到的案情如下:在本案中,詹先生主動聯系BY,叫司機将一些已經印刷有雲南白藥“創可貼”标識的紙闆送到BY的工廠,BY利用“啤機”對這些紙闆進行倒模,将其塑造成特定形狀,然後,詹先生再叫司機過來将這些成形的紙闆拉走。

由此可知:當紙闆送到BY的工廠時,已經有創可貼标識印刷(制造)在那裡;整個過程中,BY沒有負責印刷(制造)環節,隻是對他人已經印刷(制造)出來的含有雲南白藥創可貼标識的紙闆進行加工,換一句話也就是說,BY隻是參與了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的這個流程中的其中一個次要環節,而不是負責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的核心環節,因此BY在這個過程中僅起到次要作用,依法應認定為從犯。

申請人懇請貴局予以注意:在廣州地區的司法實踐中,司法機關通常也是将BY這種類型的被告人認定為從犯。申請人列舉如下:

1.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4年5月1日宣判的案号為(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6号的被告人林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被告人林某自2012年11月30日起,承租本市海珠區蚝殼洲東街75号B二樓之四經營廣州市華洋紙品加工廠,在未取得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的情況下,擅自為他人非法加工印有“LˊOREAL”、“VS”、“WELLA”注冊商标标識的美發産品外包裝盒。2013年12月27日,公安人員在上址抓獲被告人林某,并當場查獲非法加工的印有“LˊOREAL”注冊商标标識的包裝盒166300個、印有“VS”注冊商标标識的包裝盒33000個、印有“WELLA”注冊商标标識的包裝盒24300個,以及半成品印有“LˊOREAL”注冊商标标識的紙闆9500張、印有“LˊOREAL”注冊商标标識的标貼530000個、印有“VS”注冊商标标識的紙闆3500張。

對于被告人林某在案中的作用與地位,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林某無視國家法律,未經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非法制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特别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林某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惟被告人林某隻是從事将他人已經印制好的帶有注冊商标标識的紙闆和标貼進行後續加工成包裝盒的環節,從中賺取加工費,而非直接印制他人注冊商标标識,在整個制假售假犯罪鍊條中起次要、輔助作用,可認定為從犯,依法對其減輕處罰。(詳見附件1:(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6《刑事判決書》)。

2.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5年12月31日作出的案号為(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353号黃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被告人黃某于2015年4月6日、7日,夥同同案人楊貴海(另案處理)在本市海珠區蚝殼洲東街XX号xx樓x期x棟x樓其經營的無名紙品廠,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裁剪印有三星S∧MSUNG、LG商标标識的紙張制成紙盒,從中非法牟利。

2015年4月7日21時許,民警查獲上址,抓獲被告人黃某及同案人楊某,繳獲印有三星S∧MSUNG注冊商标标識的紙盒半成品29520個(每個紙盒上有2個三星S∧MSUNG注冊商标标識,共59040個标識)、未加工的印有三星S∧MSUNG注冊商标标識的紙張80張(每張有12個三星S∧MSUNG注冊商标标識,共960個标識)。

對于黃某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黃某無視國家法律,僞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黃某實施的是整個制假鍊條中後續的加工行為,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減輕處罰。(詳見附件2:(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353《刑事判決書》)。

3.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5年9月7日作出的案号為(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916号金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5年4月7日,被告人金某接受他人委托後,安排工人在其位于本市海珠區新業路129号南之六的加工廠内,對印用有“S∧MSUNG”旅行充電器紙盒圖案的紙皮進行覆膜加工。16時許,公安人員在上址查扣印有“S∧MSUNG”旅行充電器紙盒的紙皮8000張(每張印有三套旅行充電器盒子圖案,經鑒定均為假冒“S∧MSUNG”注冊商标的産品)。

對于黃某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金某無視國家法律,參與僞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被告人金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處罰。(詳見附件3:(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916号《刑事判決書》)。

4.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5年12月1日作出的案号為(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583号鄧某、劉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5年7月14日,被告人鄧某、劉某未經注冊商标權利人的許可,在本市海珠區新業路97号自編16号羽毛球館後面其經營的無牌廠房内,為他人加工一批印有“杜蕾斯”商标标識的避孕套盒子,由鄧某将盒子放進機器進行粘貼,劉某負責整理裝箱。同日,民警在上址查獲印有“杜蕾斯”商标标識的紙盒子60箱,每箱1500個(經鑒定均屬假冒商标),及全自動粘盒機1台,并抓獲二名被告人。

對于鄧某、劉某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鄧某、劉某無視國家法律,夥同同案人僞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鄧某、劉某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惟被告人鄧某、劉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減輕處罰。(詳見附件4:(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583号《刑事判決書》)。

5.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6年1月12日作出的案号為(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488号鄒某、段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自2015年4月中旬以來,被告人段某甲、鄒某甲分别在本市海珠區新業路129号前座的榮升紙品加工廠及後座的無牌紙品加工廠,擅自為同案人梁某(另案處理)等人加工印制有注冊商标标識的紙樣制品。

同年4月14日,民警至上址抓獲被告人段某甲、鄒某甲,并在段某甲的加工廠查獲由同案人梁某委托加工的三星旅行充電套裝3300個、三星Headset3500個、MI旅行充電套裝5000個、VIVO旅行充電套裝5000個,共計16800個;由被告人鄒某甲、段某甲共同加工的三星2im1MicroUSB4000個、三星SMARTCHARGER2000個,共計6000個。在被告人鄒某甲的加工廠裡查獲由同案人梁某委托加工的SONYMP3紙盒10480個及由其他人委托尚未加工的三星充電器紙樣1500張。經鑒定,上述紙盒成品、紙樣制品均是假冒注冊商标标識的假冒産品。

對于鄒某、段某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段某甲、鄒某甲無視國家法律,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其中被告人段某甲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22800個,被告人鄒某甲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17980個,情節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二被告人的主要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段某甲、鄒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處罰。(詳見附件5:(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488号《刑事判決書》)。

6.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4年12月18日作出的案号為(2014)穗海法刑初字第28号鄒某、段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被告人張某甲于2014年2月28日承租本市海珠區石溪村新葉路129号之19的廠房,開設一間無牌紙制品加工廠從事手提包裝袋加工業務,在未獲得“MCM”、“PRADA”、“CHANEL”、“LOEWE”、“GIVENCHY”、“MIUMIU”、“LOUISVUITTON”、“AdidasY-3”、“Dior”等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的情況下,為他人加工标識為“MCM”的包裝袋成某27個、标識為“PRADA”的包裝袋10835個(其中成某85個、半成某10750個)、标識為“CHANEL”的包裝袋10254個(其中成某254個、半成某10000個)、标識為“LOEWE”的包裝袋半成某7500個、标識為“GIVENCHY”的包裝袋半成某1750個、标識為“MIUMIU”的包裝袋半成某500個、标識為“LOUISVUITTON”的包裝袋半成某2028個、标識為“AdidasY-3”的包裝袋1823個(其中成某1573個、半成某250個)、标識為“Dior”的包裝袋半成某11625個,合計46342個(經鑒定,均為侵犯注冊商标專用權之産品)。

2014年3月5日,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珠分局執法人員對上址進行查處,現場查獲涉嫌侵犯注冊商标專用權的手提包裝袋一批,後将該案移送公安機關處理。同年5月28日,被告人張某甲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對于張某甲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張某甲無視國家法律,未經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僞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張某甲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惟被告人張某甲系受托為他人加工涉案侵權産品,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從犯,依法對其從輕處罰。(詳見附件6:(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28《刑事判決書》)。

7.譬如在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在2014年12月29日作出的案号為(2014)穗海法刑初字第48号萬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4年5月下旬,被告人萬某為謀取非法利益,未經商标權利人授權,非法接受他人委托,按照株式會社資生堂(日本企業)的注冊商标标識的樣品,購買紙張委托富華印刷廠負責印刷圖案,後将印刷好圖案的整版紙張交由吳某負責裁切成獨立的包裝盒式樣,再由黎某甲、林某負責粘合包裝盒後制成成品。

2014年5月26日上午9時45分被告人萬某将制造好的上述帶有株式會社資生堂注冊商标的“shiseido”淨白霜包裝盒2萬個、“shiseido”防曬霜包裝盒2萬個、“泊美”活膚面霜包裝盒2萬個,合計共6萬個包裝盒運到廣州市越秀南路89号對面馬路等人接貨時,被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區分局民警現場抓獲。經鑒定:查獲的上述6萬個包裝盒屬假冒“資生堂/shiseido”、“泊美/pure&mild”注冊商标的産品。

另查明,“shiseido”商标在國家商标局注冊有效期至2020年3月24日,“泊美”商标在國家商标局注冊有效期至2022年4月27日。

對于萬某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萬某未經注冊商标權利人許可,非法接受他人委托,僞造二種注冊商标标識且數量達6萬件,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犯罪情節特别嚴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萬某犯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萬某在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詳見附件7:(2014)穗越法知刑初字第48《刑事判決書》)。

8.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4年12月15日作出的案号為(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25号楊平朋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3年10月9日,被告人楊平朋在沒有獲得“S∧MSUNG”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的情況下,接受他人委托,在其位于本市海珠區蚝殼洲東街83号之二的天朋紙品包裝廠内,組織工人加工标識為“S∧MSUNG”的外包裝紙盒。同日,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珠分局執法人員在上址查獲标識為“S∧MSUNG”的外包裝紙盒成品5300個、半成品26300個。2014年6月23日,被告人楊平朋經公安人員通知主動到案接受調查。

對于楊平朋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楊平朋無視國家法律,未經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楊平朋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楊平朋有違法劣迹,酌情對其從重處罰。惟被告人楊平朋系受托為他人加工涉案侵權産品,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從犯,依法對其從輕處罰。(詳見附件8:(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25号《刑事判決書》)。

9.譬如在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在2016年4月7日作出的案号為(2016)粵0111刑初第353号楊某等人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5年3月開始,被告人楊某、蘇某甲、蘇某乙、同案人李某乙、羅某乙(均另案處理)先後受雇于同案人(另案處理),未經注冊商标所有人的授權許可,在本市白雲區太和鎮白山村貓仔坪的廣州廣彤電力科技有限公司後面的一無牌工廠内,從事假冒“貴州茅台”、“MOUTAI”注冊商标标識包裝盒的生産加工活動。同年10月20日14時許,公安人員在上址抓獲三名被告人及二名同案人,并當場繳獲“貴州茅台”、“MOUTAI”注冊商标标識的包裝盒成品22200個、包裝盒半成品130000個及生産機器10台。

對于楊某等人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楊某、蘇某甲、蘇某乙無視國家法律,結夥僞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特别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楊某、蘇某甲、蘇某乙犯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楊某、蘇某甲、蘇某乙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詳見附件9:(2016)粵0111刑初353《刑事判決書》)。

10.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6年12月19日作出的案号為(2016)粵0105刑初1323号李某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被告人李某于2016年3月8日,在其經營的位于本市海珠區蚝殼新洲八巷1号2樓的加工廠内,安排受雇的吳某、馬某(均另案處理)切割加工其聯系的印有PHILIPS商标标識的食紙,每張盒紙可制成15個帶有PHILIPS商标标識的紙盒。至同月9日16時許,民警到上述地點進行檢查,當場查獲已壓切的印有PHILIPS商标标識紙品3900張、印有PHILIPS商标标識盒子30000個和未壓切印有PHILIPS商标标識的紙品9100張。經鑒定,該批PHILIPS汽車燈包裝共計225000個系假冒“PHILIPS”廠名、廠址以及注冊商标的産品包裝。

對于李某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李某無視國家法律,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情節特别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李某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惟被告人李某隻負責對已經印有完整商标标識的印刷品進行後續加工,在共同犯罪中起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對其減輕處罰。(詳見附件10:(2016)粵0105刑初1323《刑事判決書》)。

11.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6年3月14日作出的案号為(2016)粵0105刑初232号蔡某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被告人蔡某于2015年11月18日16時許,在其經營的位于本市海珠區石溪村長沙圍16号無名加工廠對印有假冒注冊商标标識的包裝紙進行加工上油亮光時,被民警當場抓獲。民警在上址搜查出已加工好的印有假冒飛利浦注冊商标标識紙張4000張(共印有“PHILIPS”标識68000個),未加工的印有假冒松下注冊商标标識紙張2000張(共印有“Panasonic”标識200000個)。

對于蔡某某在案中的地位與作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蔡某無視國家法律,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标标識,數量在十萬件以上,情節特别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依法應予懲處。在整個擅自制造的過程中,被告人隻是負責過油這一工序,在整個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故被告人蔡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處罰。(詳見附件11:(2016)粵0105刑初232号《刑事判決書》)。

對于從犯的處罰規則,《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三,對于貴局在2017113日扣押的那部分紙闆,BY屬于犯罪未遂。

通過會見BY,申請人了解到:2017年11月2日,詹先生将涉案紙闆拉到BY的工廠。2017年11月3日,貴局的辦案民警就到BY的工廠将涉案紙闆扣押,并對BY采取了強制措施。換一句話也就是說,直到被采取強制措施,BY都還沒有啟動“啤機”,對涉案紙闆進行加工。

《刑法》二十三條第一款規定,已經着手實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由于BY隻是收到涉案紙闆,但還沒有啟動啤機,對涉案紙闆進行加工,因此隻是為加工涉案紙闆創造了條件而已,應該屬于犯罪未遂。

對于犯罪未遂的處罰規則,《刑法》第二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對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由于BY在本案中同時具有從犯、犯罪未遂兩個法定量刑情節,在司法實踐中,為了體現罪責刑相适應原則,避免罰過其罪,依法應該減輕處罰,而不是從輕處罰。

《刑法》第六十三條規定:犯罪分子具有本法規定的減輕處罰情節的,應當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本法規定有數個量刑幅度的,應當在法定量刑幅度的下一個量刑幅度内判處刑罰。

根據該規定,如果對BY減輕處罰,依法則應在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這個法定刑以判處刑罰,那麼應對BY判處免于刑事處罰。舉重以明輕,免予刑事處罰管制、拘役或者獨立适用附加刑輕,可能判處管制、拘役或者獨立适用附加刑可以取保候審的,那麼免予刑事處罰更可以取保候審。

第四,對于存在犯罪情節與BY類似的當事人,甚至犯罪情節比BY嚴重的當事人,貴局存在被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的先例。

1.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3年12月2日作出的案号為(2013)穗海法知刑初字第8号葉某蔡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1年11月22日起,被告人葉某夥同同案人“張某”(另案處理)在其承租的本市海珠區石溪村蚝殼洲東街83号之一自編4号1、2、3鋪無牌無證加工廠内,未經注冊商标權利人授權,由同案人“張某”提供印有“完美蘆荟膠”商标标識的紙片,由被告人葉某将該紙片非法加工成紙盒狀。同月24日,該無牌加工廠被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珠區分局當場查獲,并被繳獲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标标識210000張(其中已加工的30000張,未完成加工的180000張)。2013年8月31日,被告人葉某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在該案中,葉某在犯罪情節特别嚴重的情況下,由于其具有自首、從犯、未遂情節,貴局對葉某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經過對比,雖然葉某比BY多了一個自首情節,但本案中,BY屬于情節嚴重,而不是情節特别嚴重,在具有從犯、未遂、認罪情節的情況下,貴局對其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符合貴局一貫作法。(詳見附件12:(2013)穗海法知刑初字第8号《刑事判決書》)。

2.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41215日作出的案号為(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25号楊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3109日,被告人楊某在沒有獲得“SMSUNG”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的情況下,接受他人委托,在其位于本市海珠區蚝殼洲東街83号之二的天朋紙品包裝廠内,組織工人加工标識為“SMSUNG”的外包裝紙盒。同日,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珠分局執法人員在上址查獲标識為“SMSUNG”的外包裝紙盒成品5300個、半成品26300個。2014623日,被告人楊平朋經公安人員通知主動到案接受調查。

在該案中,楊某在犯罪情節嚴重的情況下,由于具有從犯、認罪情節,貴局對楊某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經過對比,BY也是情節嚴重,但比楊某多了一個未遂情節,舉重以明輕,貴局對BY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符合貴局一貫作法。(詳見附件8:(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25号《刑事判決書》)。

3.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6年4月6日作出的案号為(2016)粵0105刑初270号易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3年12月1日,被告人易某在本市海珠區新業路X号自編之2檔旁邊其經營的X紙品加工廠,未經注冊商标所有人授權許可,擅自為他人加工壓痕印有“綠箭”、“益達”注冊商标标識的口香糖包裝紙盒。次日,公安機關到上址檢查,當場查獲印有“益達”注冊商标标識的口香糖包裝紙盒18000件、印有“綠箭”注冊商标标識的口香糖包裝紙盒13000件。2015年9月22日,被告人易某被抓獲。

在該案中,易某在犯罪情節嚴重的情況下,由于具有從犯、認罪情節,貴局對易某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經過對比,BY也是情節嚴重,但比易某多了一個未遂情節,舉重以明輕,貴局對BY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符合貴局一貫作法。(詳見附件13:(2016)粵0105刑初270号《刑事判決書》)。

4.譬如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在2015年7月24日作出的案号為(2015)穗海法知刑初字15号郭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冊商标标識罪一案中,2014年10月9日,被告人郭某未經注冊商标權利人許可,在本市海珠區瑞康路93号瑞康花邊世界三樓C001檔其經營的岚蘭商标設計中心,向一客戶承攬制造假冒的“NE”圖形注冊商标标識10000個、“ONLY”注冊商标标識20000個,後委托一地下加工廠生産。同月20日上午,民警在上址查獲标有“NE”圖形注冊商标标識10500個、标有“ONLY”注冊商标标識18000個(經鑒定均為假冒商标),并抓獲被告人郭某。

在該案中,郭某在犯罪情節嚴重的情況下,由于具有認罪情節,貴局對郭某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經過對比,BY也是情節嚴重,但比易某多了一個從犯、未遂情節,舉重以明輕,貴局對BY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符合貴局一貫作法。(詳見附件14:(2015)穗海法知刑初字第15号《刑事判決書》)。

再次,BY具有高血壓病,極其高危,将羁押在醫療條件相對較差的地方,可能會發生危險。如果對其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則可以使其得到及時治療,體現了司法機關人性化執法的一面,也可以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詳見附件15: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診斷證明書》,附件16:《出院通知書》)

綜上,申請人特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三十六條關于辯護律師在偵查期間可以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幫助;代理申訴、控告;申請變更強制措施;向偵查機關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關情況,提出意見的規定,向貴局提出取保候審申請,懇請貴局予以批準及予以函複。

謝謝!

附件明細:

附件1:(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6《刑事判決書》)

附件2:(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353《刑事判決書》

附件3:(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916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4:(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583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5:(2015)穗海法刑初字第1488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6:(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28《刑事判決書》

附件7:(2014)穗越法知刑初字第48《刑事判決書》

附件8:(2014)穗海法知刑初字第25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9:(2016)粵0111刑初353《刑事判決書》

附件10:(2016)粵0105刑初1323《刑事判決書》

附件11:(2016)粵0105刑初232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12:(2013)穗海法知刑初字第8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13:(2016)粵0105刑初270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14:(2015)穗海法知刑初字第15号《刑事判決書》

附件15: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診斷證明書》

附件16:《出院通知書》


閱讀量:677 PC版鍊接 移動版鍊接

王如僧
王如僧經濟、毒品犯罪案件辯護律師
證件号:14401201310024927
緊急刑事案件咨詢可直接加廣強律師事務所主任、刑事律師王思魯微信向他反映(通過王律師手機13802736027)
如情況緊急,請直接緻電:13802736027 電話:020-37812500
吳斌
吳斌詐騙、經濟犯罪案件辯護律師
證件号:14401201710705385
緊急刑事案件咨詢可直接加廣強律師事務所主任、刑事律師王思魯微信向他反映(通過王律師手機13802736027)
如情況緊急,請直接緻電:13802736027 電話:020-37812500
推薦專題
江蘇陸某被控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案(挪用公款罪不成立)
張某被控盜竊罪一案 (取保終無罪)
曾X華被控貪污罪一案(緩刑)
汪某勝被控貪污罪一案(不起訴)
賴某被控非法經營罪一案(不起訴)
原央視主持人方宏進被控合同詐騙罪一案(不起訴)
王藝被控合同詐騙罪一案(無罪)
雷庭被判非法拘禁罪一案(終獲無罪)
李某甲被控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采礦罪一案(不起訴)
馬勇明等被判販賣毒品罪一案(無罪)
推薦閱讀
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案件不予批準逮捕得以釋放的八種情形
王思魯:關于刑事律師的“真貨”營銷
拒絕遲夙生律師出庭,實際是侵犯了被告人明經國的權利
廣強農村兩委犯罪案件辯護與研究中心簡介
七年了!今天,被告人高海東被控故意傷害案終于落下帷幕!
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中介紹行為的有效辯護研究
沒有紙上談兵的刑事辯護
關于辦理刑事案件嚴格排除非法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
“大媽讨債團”是黑社會性質組織嗎?
貸款詐騙罪相關法律法規(2017版)
最新文章
律師之精專化
無風不起浪,平步無青雲 ——王思魯律師談刑事類罪化、個罪化精準辯護律師入門人的成長
被錯判十五年之“警方線人”為何被無罪釋放?
“辦案律師”與“精準辯護律師”
大逆轉:央視報道的管某某涉嫌特大保健品詐騙一案成功辯護實錄
尋釁滋事罪的前世今生
刑事類罪化、個罪化“精進”辯護律師成長密碼
辦好案件是最好的營銷
​刑事類罪化、個罪化精準辯護之路不必迷茫
支某某被控詐騙罪一案(正在辦理中)

緊急重大刑事案件咨詢可直接加廣強律師事務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辯護律師王思魯微信向他反映(通過王律師手機13802736027)

如情況緊急,請直接緻電:13802736027 電話020-37812500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天河路45号恒健大廈23樓(地鐵動物園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東風東路小學天倫校區旁,原名天倫大廈。)

郵政編碼:510600

Copyright 2013金牙大狀律師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網賭被黑怎麼辦粵ICP備18013404号-2

http://m.juhua886477.cn|http://wap.juhua886477.cn|http://www.juhua886477.cn||http://juhua8864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