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熱點研究 >> 内容

一線毒辯律師黃堅明:毒辯常識天天見之66個毒辯常識!

辦案律師/作者: 黃堅明 來源:金牙大狀律師網 日期 : 2019-07-20


黃堅明:廣州市律師協會普通犯罪專業委員會委員、毒品犯罪案件辯護律師、廣強律師事務所副主任暨毒品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主任

我們是長期專注于毒辯研究的專業律師團隊。我們已推出一系列毒品案件無罪案例,還将推出一系列毒品命案系列法律文書、毒辯常識系列文章。我們辦理了2015年之李某涉嫌販賣毒品案(涉案毒品冰毒重260千克,獲無罪釋放)、2015年之香港籍吳某涉嫌走私芬太尼毒品案(“相當于海洛因1.87噸”,案件已撤銷,獲徹底“無罪釋放”)、2017年之台灣籍蔡某被控販賣、走私冰毒96公斤(蔡某系第一被告人,案件辦理中)、2017年之廣州吳某涉嫌販賣毒品罪(不捕釋放)、2017年之周某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罪(某高院審理,兩人被判死立刑,已被高院裁定發回重審)。我們期望更多毒辯愛好者關注我們。具體分享如下:

一、物證采信常識

其一,涉案偵查人員查獲了冰毒11928克(白色晶體),但被追訴人僅僅與運輸涉案毒品的運毒車輛有關,與涉案的冰毒11928克無關。為此,一審判決被追訴人七年有期徒刑,後被改判無罪,核心理由是被追訴人與涉案毒品實物無關,沒有刑法上的關聯性。

參考案例:(2016)粵09刑終133号

其二,人贓并獲260公斤冰毒,但涉案毒品歸陳某某(化名)直接控制,客觀上并非歸李某某(化名)控制,系直接持有涉案毒品,還是間接持有或碰觸涉案毒品,有時案件結果會相差十萬八千裡。涉案的陳某某有可能人頭難保,但涉案的李某某已獲無罪釋放。

參考案例:黃堅明律師親辦的李某某涉嫌販賣260公斤冰毒無罪案。

其三,因涉案毒品實物外包裝物上提取到未知女性的人特異性基因成分,緻使一審判決認定在案證據不足,無法認定其走私、販賣約1公斤冰毒的指控成立。

參考案例:黃堅明親辦案例,案号暫不宜公開。

其四,有相反生物物證證明其沒有到過案發現場。

法院觀點:沒有客觀性證據證實黃煥到過案發現場,現場另有未查明身份人員所留手印。公安機關現場勘查時,在現場裝有液體的塑料盒外表面刷顯一枚指紋,經比對不是黃煥手印所留,該手印的遺留者不明。

無罪案号:(2017)粵刑終937号

其五,偵查人員沒有提取關鍵的指紋等物證,存在取證不作為,緻使該項指控不成立。

法院觀點:公安機關對從現場查獲的毒品包裝上沒有作指紋提取和鑒定,無法證實是否能從包裝袋上取得關健的指紋等物證。綜上,一審判決認定的關健向李鑫販賣毒品甲基苯丙胺16.4克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院不予認定,上訴人及辯護人的意見,本院予以采納。

案号:(2019)川06刑終22号

其六,毒品權屬不明,且被追訴人在案發現場否認涉案毒品與其有關,但涉案偵查人員未提取指紋、人特異性基因成分等物證,緻使案件被發回重審。

律師觀點:在被追訴人不認罪,且偵查人員沒有對在出租屋所查獲的毒品做指紋、人特異性基因成分等生物物證作鑒定,不能确定毒品權屬為被追訴人所有,還是其他同案犯所有,或者是案外第三人所有,緻使高院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來源:黃堅明親辦案例,暫不宜透露具體案号。

其七,辯方觀點:搜查行為不合法,不能排除物證在李楠家中被污染、替換,李楠在搜查過程中接觸到物證的可能性。另封存程序違法不能排除物證在由李楠家轉移到偵查機關的途中遭受污染,在案毒品與現場搜查的物證不具有同一性的可能

法院觀點:關于公訴機關指控從被告人李楠房間客廳沙發上查獲了甲基苯丙胺片劑4.81克,從客廳儲物箱内查獲甲基苯丙胺67.26克。在案證據表明,偵查人員在李楠家中進行搜查時僅有證人張1、李某在場,未有見證人見證。偵查人員在該房間客廳沙發上一個黑色圓形鑰匙包内查獲一包藍色塑料小袋卷裹包裝的毒品疑似物時,未當場打開該塑料小袋以确認内裝物品性狀,随即在已經裝入物證袋的情況下未予以現場封存;在客廳地上一儲物箱内查獲一内裝有白色不明物質的敞口透明塑料袋時,偵查人員當着李楠的面裝入物證袋,但未當場封存。因現場查獲的甲基苯丙胺片劑疑似物性狀不明,甲基苯丙胺疑似物未合理封裝,且在能現場封存的情況下,偵查機關對未現場封存的原因未做出合理說明。故本院對該指控不予确認。對辯護人相應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來源:(2017)渝0103刑初22号

其八,在毒品權屬無争議情況下可不做指紋鑒定。

法院觀點:經查,王淩宇被抓獲後,供認了60.5克毒品為其所有,對所查扣的毒品歸屬沒有疑問的情況下,不必做指紋鑒定,故對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來源:(2016)遼14刑終19号

法院觀點:關于劉琦上訴提出手提包中的毒品是劉自祥的、缺乏對毒品進行指紋鑒定,認定其非法持有毒品罪證據不足的意見。經查,首先,抓獲視頻資料證實劉琦被抓時持手提袋,且劉琦明确答複公安人員手提袋及其中物品是自己的,而在當日的扣押清單上劉琦亦簽名捺印認可手提袋中的毒品為己所有;其次,該手提袋中不僅有三大包毒品,還裝有劉琦的手機兩部、錢包、充電器等私人物品;第三,劉琦在多次供述中承認明知手提袋内裝有毒品。故該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來源:(2015)贛刑一終字第25号

其九,被追訴人否認毒品歸其所有或歸其控制時應進行指紋鑒定、生物物證鑒定。

法院觀點:劉冬梅自始未供述84.22克毒品為其所有,對查扣的毒品歸屬存在疑問的,應當采取對相關的毒品包裝進行指紋鑒定、生物物證鑒定等方式,證明毒品的歸屬,但卷宗并未有相關證據予以支持,因此從秦皇島市海港區廣順後現代城小區6棟446室查扣的84.22克毒品是劉冬梅所有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故對抗訴理由和支持抗訴意見不予支持。

來源:(2016)遼14刑終19号

其十,毒品權屬不明影響被追訴人涉案行為的定性。

法院觀點:針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劉翠偉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劉翠偉辯解查獲的毒品不屬于其持有的毒品,經查,被告人劉翠偉雖然吸毒,但其未帶回過毒品,對其他被告人帶至租住制毒場所内的毒品又缺乏擁有和支配權,故指控被告人劉翠偉犯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證據不足。

來源:(2011)鄭鐵中刑初字第18号

法院觀點:因為被告人蘇瓊芬與被告人葉繼琴被同一副手铐铐住,造成了二被告人一同上廁所的情節,緻使産生對便坑内排出的毒品無法分清的客觀情況。其次,對于被告人蘇瓊芬的供述,反複無常且隻能證實被告人葉繼琴與其共同吞食毒品,對于葉繼琴是否将毒品吞入了腹中,以及吞了多少均無法證實。判決被告人葉繼琴無罪。

來源:(2001)昆刑初字第369号

其十一,已滅失毒品真假存疑時應認定為假毒品。

法院觀點:但關于該30克毒品的真假問題,經查,該30克毒品已經沒有實物證據,按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應采納劉冬梅、劉洪豔、王淩宇的供述,認定該30克毒品屬假毒品。

來源:(2016)遼14刑終19号

其十二,假毒品案涉案行為應定性為未遂

法院觀點:在我國,對毒品犯罪的未遂認定,一般是指走私、運輸、販賣、窩藏假毒品的,才以未遂論;對于有證據證明被告人所持有的毒品是用于販賣的,對于被查獲的毒品,均以販賣毒品罪的既遂論處。

來源:(2015)鄂公安刑初字第00204号

法院觀點:在其中共同販賣、運輸2200.84克甲基苯丙胺的犯罪中,程建國、郭慶以販賣為目的購買毒品,由于所購為假毒品而未販賣,均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處罰。

來源:(2019)湘刑終84号

其十三,毒品所有權所已轉移,但涉案行為仍可定性為未遂

法院觀點:該起犯罪毒品的控制權形式上轉移給了買方,但由于買方身份為公安特情人員,該毒品不可能流入社會危害公衆健康,所以應屬犯罪未遂,應當依法從輕處罰。

來源:(2012)涉刑初字第84号

其十四,關鍵物證不具有證據的唯一性。

法院觀點:對于在休甯縣“利民賓館”8202房間的一台自動麻将機内搜查出的毒品19.6克(毛重),不具有證據的唯一性,無充分證據證實為被告人劉乾呈所販賣的毒品,故對該指控本院不予支持。

來源:(2015)祁刑初字第00054号

十五,被追訴人的涉毒數不應包括對同案被追訴人私自夾藏的毒品

法院觀點:經查,本案的證據不能證明被告人張德生主觀上對何燕身上攜帶的20.34克甲基苯丙胺,1.20克的3、4-亞甲基二氧基甲基苯丙胺(MDMA)明知,故公訴機關将偵查機關扣押的上述毒品計算入張德生運輸毒品的數量不當。辯護人相關所提辯護意見有理,予以支持

來源:(2017)粵08刑初76号

其十六,有相關證據佐證涉案毒物的權屬,未提取指紋作鑒定不影響定罪

法院觀點:經查,證人楊某證實其于2016年2月29日13點多鐘到石坤家時看到石坤家客廳茶幾上有一玻璃瓶裝的冰毒,後被警察查獲。證人李某證實其于2016年2月29日14點多鐘到石坤家時看到石坤家客廳茶幾上有一玻璃瓶裝的冰毒,後被警察查獲。上訴人石坤歸案後穩定供述警察在其家中客廳茶幾上查獲的用玻璃瓶裝的冰毒是其向他人買來用于吸食的,警察查獲該毒品後用物證袋當場進行了封存。公安機關《搜查筆錄》證實公安機關于2016年2月29日17時30分許抓獲石坤後在石坤家客廳茶幾上查獲一玻璃瓶疑似冰毒。查獲毒品的照片證實公安機關在石坤家中查獲毒品後用物證袋對毒品進行了封存。上述證據足以證明公安機關在石坤家中客廳茶幾上查獲的用玻璃瓶裝的40.9克甲基苯丙胺系石坤所有,雖公安機關未在玻璃瓶上檢出石坤的指紋和DNA,但能否在玻璃瓶上收集并檢出指紋和DNA受多種因素影響,該問題不影響本案事實的認定。

來源:(2017)渝05刑終489号

 

二、書證采信常識

其一,通話清單不能證明犯意聯絡,則不能以此推定被追訴人有販賣毒品的主觀故意

法院觀點:本院認為,認定構成販賣毒品罪的事實必須有證據證明被告人具有犯罪的故意。本案中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通話清單”隻載明被告人徐毅與證人丁某通話的時間,不能證明通話的内容中存在販賣毒品的犯意聯絡,也沒有其他證據證明被告人徐毅實施了刑法規定的販賣毒品的犯罪行為,故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徐毅犯販賣毒品罪罪名不能成立。

來源:(2016)黔0502刑初135号

其二,通話清單與證人證言以及被追訴人的供述相矛盾,緻使案件事實不清,疑點重重

法院觀點:關于上訴人石某某的上訴理由,經查,原判認定2013年8月23日、24日、25日石某某在佛羅鎮丹村向林某三次販賣少量毒品海洛因的事實,雖有證人林寶證言、通話記錄、鑒定結論等證據,但證人證言與手機通話記錄之間存在矛盾,且上訴人辯解原審認定證人林寶購買毒品所撥打的手機号183****292并非其所有,現有證據不能得出證人林寶在8月23日、24日、25日所購買的毒品海洛因确系石某某販賣的唯一結論。因此,認定上訴人石某某實施該三起犯罪事實的證據不足,不予認定,故其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納。

來源:(2014)海南二中刑終字第109号

 

三、證人證言采信常識

其一,唯憑證人證言不足以定案。

法院觀點: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劉冬梅犯容留他人吸毒罪,經查,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隻有證人張傑、張智紅的證言,沒有其他證據予以佐證,且被告人劉冬梅對二證人證言予以否認,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其指控成立,對此指控不予支持。

來源:(2016)遼14刑終19号

其二,孤證不足以定案,唯憑言辭證據不足以定案

法院觀點: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劉洪豔2013年10月至11月間,在其家中,容留陳某某吸食冰毒一次的犯罪事實,經查,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隻有證人陳某某陳述,沒有其他證據予以佐證,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其指控成立,故對此指控不予支持。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馮某在孟某某家賣給孟某某冰毒6克、麻古3粒的犯罪事實,經查,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隻有被告人孟某某在偵查機關的供述,被告人馮某對此一直否認,且被告人孟某某在庭審中對此事又予以否認,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其指控成立,對此指控不予支持;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馮某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的犯罪事實,經查,被告人馮某否認容留孟某某吸毒,證人孟某某在庭審中又否認在公訴機關指控的地點和被告人馮某一起吸食毒品,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其指控的犯罪事實成立,故對此指控不予支持。

來源:(2016)遼14刑終19号

其三,公訴機關未能提供購毒者的證言。

法院觀點: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證據必須确實充分,隻有被告人的供述,不能證明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即被告人不能自證其罪。起訴指控被告人徐相喜夥同程海林、或雇用程海林運輸23克毒品販賣給栗六的事實,經庭審質證,該事實僅有徐相喜的供述,被告人程海林供述運送毒品給栗六系與徐相喜從長治運輸回的毒品中的部分毒品,辯解不應重複計算,據此,對于運送給栗六的毒品,毒品來源是否重複計算,是否系其他毒品,徐相喜、程海林的供述不能互相驗證,公訴機關未能提供購毒者栗六的證言,綜合全案證據,該指控事實不能達到證據确實充分的标準,事實不清。被告人徐相喜的辯護人張春梅、被告人程海林的辯護人李亞芬就該所作辯護意見,予以采信。

來源:2018晉0524刑初93号

其四,購毒者的證言孤證不足以定案。

法院觀點:關于上訴人劉鳳樹及其辯護人所提原判認定劉鳳樹向張某3、張某2、苗紅月販賣毒品證據不足,不構成販賣毒品罪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經查,原審認定劉鳳樹販賣毒品的事實僅有買毒人的陳述,劉鳳樹對此始終予以否認,且沒有其他證據予以佐證,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應予以認定,本院依法予以糾正,故對此節上訴和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來源:(2018)遼14刑終198号

四、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采信常識

其一,被告人翻供成立。

法院觀點: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熊某某參與了第二起犯罪,從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來看,被告人張某某在7月2日前的十餘次供述中均未供述該起犯罪,而在2011年4月22日供述中稱是劉某某和一個穿紅衣服的人,并不認識熊某某,而在7月2日的供述中證明熊某某參與了該起犯罪,當庭又證明熊某某曾在販毒的現場但一會兒離開了,另外上次開庭時被告人熊某某、劉某某均已推翻前供述,故對公訴機關指控該起犯罪被告人熊某某曾經參與共同作案的證據不足,不予認定。被告人熊某某的辯護人辯稱被告人熊某某第二起犯罪不應認定的辯護意見予以采信。

來源:(2012)涉刑初字第84号

其二,孤證不得入罪。

法院觀點:關于上訴人方某某、盧富锴及其辯護人提出沒有證據證明在上訴人黃詠琳家繳獲的毒品系三上訴人于2017年12月12日在惠州購買的相關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在上訴人黃詠琳住所繳獲的毒品系2017年12月12日在惠州購買的事實僅有黃詠琳本人的供述,此外并沒有其他證據可以佐證該供述,無法排除合理懷疑。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本院認為,該部分毒品不應計入上訴人方某某、盧富锴販賣毒品的數量中,相關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有理,本院予以采納。

來源:(2019)粵03刑終1022号

其三,有相反證據證明被追訴人持有毒品的目的并非是販賣。

法院觀點:但對于公安機關從常劍随身挎包内查獲的甲基苯丙胺0.41克和甲基苯丙胺片劑0.07克,因現有證據證實常劍系吸毒人員,證人艾某與常劍的QQ聊天記錄截圖證實常劍在案發當日要請艾某吸食毒品,上述證據足以證實常劍持有該毒品不是用于販賣,故不應計入常劍販賣毒品的數量,二審對此予以糾正。

來源:2019渝05刑終218号

,在同案被追訴人翻供,沒有證據證明被追訴人主觀有運輸毒品的故意,應判決無罪

法院觀點:對被告人朱某飚的主觀故意方面,本案中現場相片顯示公安機關在被告人朱某飚駕駛小轎車副駕駛位腳踏處查獲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重計49.44克,該位置是被告人陳彬所坐,查獲的毒品是被告人陳彬所有。本案中能證實被告人朱某飚明知被告人陳彬運輸毒品的證據僅有被告人陳彬在公安機關的供述,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證據予以印證,且在原審的庭審中被告人陳彬翻供稱被告人朱某飚不知道其身上帶有毒品一事,直至二審、重審的庭審中均供述被告人朱某飚對其身上攜帶毒品均不知情。又本案發回重審期間,被告人陳彬供述毒品是在其身上查獲的,在案證據中,被告人陳彬對毒品指認的照片中也說明毒品是在其身上查獲的,無法認定被告人朱某飚明知被告人陳彬運輸毒品的事實。證人朱某職、朱某柱證言及被告人朱某飚供述均證實被告人朱某飚作為的士司機,駕駛汽車運載客人是其工作,現有證據無法認定被告人明知有毒品在車上,其主觀上沒有運輸毒品的故意。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朱某飚構成運輸毒品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予支持。

來源:(2017)粵1581刑初112号

五、電子證據采信常識

其一,不排除通訊記錄、微信轉賬記錄是關于正常的生活交流的,不能認定系被追訴人實施販賣毒品行為的證據

法院觀點:王某、程某、楊某與姜某某的手機通話詳單能證實三證人與姜某某通過手機聯系過多次,但并不排除三證人與姜某某之間的聯系系正常社交聯系的可能,三證人與姜某某也均承認相互之間相識,且平時也互有聯系和往來。王某、程某手機微信與姜某某手機微信轉賬記錄,能反映二證人與姜某某之間有經濟往來,但并不能排除二證人與姜某某之間系正常經濟往來的可能。因三證人與姜某某本身就相識,王某、程某、楊某對姜某某的指認筆錄,并不能印證姜某某向其三人販賣毒品的事實。

來源:(2018)皖08刑終84号

其二,基站佐證了被追訴人參與運輸毒品的運輸軌迹

法院觀點:從手機軌迹、通話清單反映的基站位置顯示,馬健波案發當日從五合駛上高速,上訴人馬健波、劉飛提出未參與運輸毒品犯罪的上訴理由及辯護人所提辯護意見,與在案證據和客觀事實不符,對上訴理由與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來源:(2018)雲刑終1138号

法院觀點:鄧洪軍手機号碼通話清單及通話基站記錄顯示,案發當晚22時許從郫縣犀浦鎮出發,途經金牛區金泉路、青羊區西三環路三段,再至雙流縣九江鎮馬家寺。手機通話基站記錄能客觀反映鄧洪軍的運送時間和路徑,而鄧洪軍的供述則表明其為掩蓋事實真相而編織謊言。綜上,現有證據足以證實鄧洪軍主觀明知其所運送的包裹内有毒品。故對被告人鄧洪軍及其辯護人所提的該項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來源:(2013)成刑初字第311号

其三,用汽車作為工具運輸毒品的案件中,如部分運輸行為得不到汽車運動軌迹的佐證,相關的涉毒數量可被排除

法院觀點:甘LQ2326号車行車軌迹,證明甘LQ2326号現代車僅有2017年1月、2月、5月車輛運行軌迹,無2017年3月至4月行車軌迹反映,導緻高度一緻的證人證言與其他關聯的在案證據出現矛盾,且存在無法排除的合理懷疑,亦屬指控被告人柯義林于2017年3月至4月間,向吸毒人員袁小龍出售毒品海洛因2次計40克的犯罪事實證據不足,不能認定。

來源:(2017)甘0802刑初419号

 

六、不訴案例及非法證據排除常識

其一,關鍵證言被認定為非法證據,其餘證據不足以定案

毒辯常識:檢察院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該案吸毒者證言被認定為非法證據。

案号:平壩檢公訴刑不訴〔2016〕13号

其二,重要證據被認定為非法證據并予以排除,辦案機關無法補證,難以定罪。

毒辯常識:經辦民警既參與偵查取證活動,又充當聯系毒品交易事宜的證人,屬于依法應回避但未回避的情形;因涉案偵查人員應回避而未回避,且涉案的扣押、稱量、搜查活動均應當由兩名以上偵查人員進行,但因相關文書上均有該經辦民警簽名,如予排除,導緻僅有一名偵查人員合法參與,不符合上述程序規定,由于該部分證據均系現場制作,具有不可重複性,無法再次重新制作;辦案人員補充提交的證據被認定為非法證據,最後被檢察機關認定為非法證據并予以排除。

案号:鹿檢公訴刑不訴〔2017〕99号

其三,被追訴人體表上的傷痕無法排除系刑訊逼供造成的合理懷疑,其兩次認罪口供被排除。

毒辯常識:被追訴人身有打傷斑痕,無法排除其被刑訊逼供。

案号:澄檢公訴刑不訴〔2018〕3号

其四,被追訴人的口供被認定為非法證據并予以排除,排除其認罪口供後,此案僅剩毒品買家的孤證供述,緻使在案證據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據鍊。

案号:衡檢公訴刑不訴〔2017〕14号

 

七、無罪案件及非法證據排除常識

其一,被追訴人認罪口供被認定為非法證據并予以排除。

法院觀點:審訊錄像顯示錄音錄像不連貫,并非全程錄音錄像陳澤雄在整個審訊過程中處于非常疲勞的狀态錄像中陳澤雄稱“自己是清白的”,沒有供述他主觀上明知或者懷疑同案人莊成發莊某發攜帶的是毒品或違禁物品,而文字筆錄中則記載着陳澤雄稱“我有所懷疑車上的貨是可疑違禁物品,在返回的路上我也會緊張”;陳澤雄在閱讀筆錄,要求修改筆錄時,錄像傳出責罵的聲音,随後錄像中斷。錄像再次恢複時,已是錄制的最後一秒,顯示陳澤雄在簽名。

法院觀點:陳澤雄在庭審上堅稱自己受到刑訊逼供,并當庭指認出庭說明情況的偵查人員麥某某和周某某對他實施了毆打行為。陳澤雄的辯護人認為陳澤雄沒有供述的内容被記錄在筆錄裡,供述的内容卻沒有記錄,本案不能排除偵查機關存在非法搜集證據的可能性,陳澤雄在偵查階段的供述應當排除

檢察機關辯稱:案卷中有偵查機關提供的光盤,經認真觀察錄音錄像,錄像裡陳澤雄表情正常,回答自如,沒有受到逼供或誘供的情況,陳澤雄辯稱被刑訊逼供是不成立的。 

毒辯常識:被追訴人在某個時間段或某次被審訊時,表情正常,回答自如,不等于其被刑訊逼供的事實不存在。

無罪案号:(2016)粵刑終321号

其二,被告人身上有大量明顯的不明傷痕,最終導緻其認罪口供被排除。

毒辯常識:被追訴人被羁押期間身上有傷痕異常,公安機關對被追訴人的身上傷痕不能作出合理解釋。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三,對被追訴人進行審訊的警官并未出庭,接收法庭詢問,無法排除被追訴人被刑訊逼供的合理懷疑。

毒辯常識:辯方應申請具體審訊的警官出庭接受庭詢。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四,重大案件,公安機關未對訊問過程及重要的偵查活動依法全程錄音錄像。

毒辯常識:審訊過程未全程錄音錄像違法。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五,本案的書證、物證之收集不符合法律程序,在證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上存在重大瑕疵,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公安機關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亦應當依法排除。

毒辯常識:物證、書證、證人證言均可申請非法證據排除。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六,本案所有物證(包括毒品)的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及扣押清單因偵查人員“倒簽”時間,緻使被告人在相關扣押決定書和扣押清單上的簽名由于合法性和真實性存疑,最後被認定非法證據并予以排除。

法院觀點:本案所有物證(包括毒品)的提取筆錄、扣押決定書及扣押清單,制作程序違法,無持有人合法簽名,無适格的見證人,對相關扣押過程無錄像及其他證據證明,公安機關亦不能作出合理解釋或補正,均應予以排除。

毒辯常識:核實偵查人員是否存在造假的情況。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七,本案的所有物證(包括毒品),如前所述,沒有合法真實的相關提取扣押筆錄、清單,不能證明物證的真實性、合法性,均應予以排除。

毒辯常識:毒品實物亦可以認定為非法證據并予以排除。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八,與物證有關的本案毒品的公(深)鑒(理化)字(2013)1564号檢驗報告,由于相關毒品無法證明與本案的關聯性,予以排除

毒辯常識:沒有關聯性,可以成為鑒定意見應予以排除的核心理由。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九,公安人員的單方面證明,不足以證明物證提取過程合法,不足以認定物證的合法性和真實性。

相關法律規定,在物證的提取過程中應當有中立的見證人或者全程錄音錄像的佐證。本院認為,這一程序設計的立法本意,就是要在物證等關鍵證據的提取上,不能僅有公安人員的單方面證明,而應有其他客觀證據證明取證的合法性和證據的真實性,通過對偵查權的限制和監督最大程度保護人權、防止冤假錯案。本案中,整個物證提取過程無物品持有人合法簽名,無适格的見證人,對相關扣押過程無錄像及其他證據證明,即便有再多的公安人員證明,亦不能僅憑公安人員單方面的證言認定物證的合法性和真實性。

毒辯常識:對偵查權的限制和監督,目的是最大程度保護人權、防止冤假錯案。

案号:(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其十,提取指紋程序違法,該指紋證據被認定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

法院觀點:對偵查人員在涉案毒品外包裝袋及電話機盒上提取的被告人劉某的指紋問題。本案偵查人員控制被告人後,未能依照相關規定及時通知相關部門技術人員進行現場勘驗并提取、采集與案件有關的痕迹、物證、生物樣本,而是直接将涉案毒品及外包裝帶回派出所後提取指紋,且其實際提取人并未在物證痕迹表上簽名;本案現場勘驗筆錄、搜查筆錄系在現場搜查之後補作,而現場搜查及事後的勘驗過程中的偵查人員均少于二人,且搜查筆錄的見證人并非由與案件無關的其他公民簽名,而是由偵查人員簽名,上述取證行為均嚴重違反法定程序;雖然參與現場抓捕的偵查人員及治安隊員出庭作證稱抓捕時沒有非法取證的行為,但是現場抓捕錄像呈片段式,相應錄像片段的時間不能一一對應,錄像内容缺乏連貫、完整性,而偵查機關出具的情況說明及證人證言對抓捕錄像多次中斷的解釋、說明并不具有充分的合理性綜上,在案證據不足以排除相關物證被污染及被告人被抓捕時接觸到涉案毒品外包裝并留下指紋的可能性,故該指紋不能作為定案證據。

毒辯常識:雖不涉及非法證據排除,但辦案機關認定關鍵生物物證不能作為定案根據。

案号:(2014)佛中法刑一初字第74号

其十一,被追訴人的認罪供述是按照偵查機關事先準備好的稿子念的,并非是被追訴人的真實意思表示。

判決書中載明:被告人任朝峰在庭審中稱辦案幹警對其刑訊逼供,其在刑警隊及戒毒所所作有罪供述均是按照偵查機關事先準備好的稿子念的。其辯護人提出:公訴機關提交法庭的被告人任朝峰有罪供述的同步錄音錄像中确有被告人所說情節,并根據被告人魏繼科、任朝峰供述2013年11月的一天販賣毒品這起不存在的事實,申請法庭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經法庭審查,被告人任朝峰在刑警隊被訊問時其面前确有多頁紙張,且答問時的神态與辯護人描述相符,在戒毒所接受訊問時,有偵查人員從其面前茶幾下面取走多頁紙張之情節。同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适用〈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和〈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的指導意見》的規定。本院認為,被告人任朝峰及其辯護人指出偵查機關違法獲取任朝峰審判前有罪供述,并且提供了相應的證據和線索,公訴機關移送的被告人任朝峰的全程審訊錄音錄像與被告人任朝峰辯護人所提意見相符,對相關問題出庭偵查人員也未做出合理解釋。依照《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的規定:對被告人審判前供述的合法性,公訴人不能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或者已提供的證據不夠确實、充分的,該供述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故被告人任朝峰審判前的有罪供述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對被告人任朝峰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該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毒辯常識:全程審訊錄音錄像證實被追訴人是照着偵查人員準備的稿子念的,涉案偵查人員對此未能作出合理解釋。

案号:(2014)并刑初字第123号

十二,收集、扣押、稱量程序違法,緻使毒品來源不明,數量不清的,應依法予以排除

法院觀點:原判認定2014年5月29日晚在溫臣影家搜出的71.02克甲基苯丙胺計入販賣毒品數量,因偵查機關對毒品的搜查、提取、扣押、稱量、送檢程序存在瑕疵,導緻毒品來源、數量不清,緻使事實無法認定,同時原審違反上訴不加刑原則,屬認定事實錯誤,予以糾正。關于上訴人溫臣影及其辯護人所提“扣押71.02克甲基苯丙胺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上訴理由、辯護意見,經查符合法律規定,予以采納。

來源:(2018)黑05刑終22号

十三,拘留24小時之外的未在看守所所做的筆錄,且無現場同步錄音錄像的,不能證明證據收集的合法性

法院觀點:所有參與審訊張建橋、劉金紅販毒一案的公安人員均出庭作證,證實沒有對張建橋、劉金紅實施刑訊逼供,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辦案民警對該二被告人有刑訊逼供行為,但鑒于張建橋被刑事拘留後未及時送看守所羁押,亦無現場同步錄像,2012年3月6日前所有未在看守所羁押期間采集的張建橋供述,經審查不能排除有以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之情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适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二條第一款的規定應當予以排除。

來源:(2016)冀刑終75号

 

八、毒品案件法律适用常識

其一,未進入實質交易環節,涉案行為應定性為未遂。

法院觀點:大同市南郊區人民檢察院的指控成立。被告人劉X被查獲的3.56克毒品和被告人高X被查獲的29小包(0.99克)毒品均未進入實質交易環節,系未遂,可以從輕處罰。

來源:(2015)南刑初字第5号

其二,準備交易毒品形态應屬未遂。

關于上訴人李付先、唐偉2010年9月4日販賣毒品犯罪形态問題,經查,李付先供述“唐偉讓拿20克毒品,每克320元,我就拿毒品到汝南”,唐偉供述“讓李付先拿大煙樣品,好了就要,未見毒品即被抓獲”,故而根據證據的相互印證,可認定的事實是二人準備交易毒品,但數量、價格尚未協商一緻,且未見面、未進入實際交易環節即被抓獲,屬犯罪未遂,依法從輕處罰。原判決未認定未遂不當,予以糾正。

來源:(2013)駐刑二終字第25号

其三,持有的是真毒品,準備販賣的是假毒品,最後應認定為未遂。

法院觀點:關于從上訴人賣給楊國偉的兩包可疑物品中未檢出毒品成份之情節,因上訴人主觀上認為是毒品而販賣,客觀上販賣的是假毒品,對上訴人的這一部分犯罪應認定為對象錯誤的犯罪未遂,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上訴人身上持有的毒品是真毒品,但其實際販賣的毒品疑似物經鑒定為非毒品,最後上訴人涉案行為被認定為未遂。

來源:(2008)三亞刑終字第4号認定

其四,以販養吸情形的對被追訴人的量刑應酌定從輕。

法院觀點:被告人熊傑是一名吸毒人員,其手中持有的毒品既用于自己吸食,也用于販賣,具有以販養吸的行為特征。公安機關在其車中查獲的毒品數量應認定為犯罪數量,但在量刑時應考慮被告人吸食毒品的情節,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來源:(2015)鄂公安刑初字第00204号

其五,制造毒品罪的既遂與未遂認定标準

法院觀點:本案被告人已經實施并完成了采取化學方法加工、配制冰毒的行為,雖然查獲時制造出的毒品呈液體狀态,并有結晶物沉澱,還未結晶成固體冰毒,但經鑒定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對于已經制造出粗制毒品或半成品,應當以制造毒品罪的既遂論處,故被告人劉春富、戴素根、張雲龍的辯護人關于認定制造毒品罪未遂及參照未遂予以量刑的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但量刑時将對該情節予以充分考慮。

來源:(2011)鄭鐵中刑初字第18号

其六,廢液、廢料不計如制造毒品的數量。

法院觀點:民警在李建租住的房内查出的5處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液體共計14650克,均為甲基苯丙胺含量少于1%的毒品廢液。不計算在制造毒品的數量。

來源:(2017)川20刑初20号

其七,毒品半成品的數量計入制造毒品的數量。

法院觀點:公安機關在天湖村蔡木獎老厝查獲的9盒疑似毒品的液體中檢出甲基苯丙胺,屬于毒品半成品,應當全部認定為制造毒品的數量。

來源:(2016)粵刑終1491号

其八,涉案款項是否系毒資的舉證責任在于控方。

法院觀點:關于扣押的14萬元是否為毒資的問題,證明扣押在案的14萬元為毒資的舉證責任在控方,但現有證據不能充分證實該筆款項為上訴人黃任有販賣毒品所得或系用于購買毒品,一審認定14萬元為毒資并予以沒收,證據不足,本院予以糾正。

來源:(2019)桂10刑終48号

其九,辯方以假毒品為抗辯理由,應承擔舉證責任。

法院觀點:關于上訴人曾瑞遠的辯護人提出第五起販毒不排除曾瑞遠販賣假毒品的理由,經查,曾瑞遠在偵查階段始終未供述到該起向“标叔”購買的是假毒品,且陳清芳、朱華樂亦未供述到将該批毒品銷售後有反饋系假毒品,辯稱不排除系假毒品缺乏證據支持。駁回上訴人曾瑞遠的上訴。

來源:(2013)閩刑終字第437号

其十,公訴機關有時提出的量刑建議過重。

法院觀點:公訴機關量刑建議未考慮毒品中甲基苯丙胺的含量以及第三起犯罪系公安機關采取特情介入的方式引誘被告人實施犯罪等情節,故不予采信。

來源:(2012)涉刑初字第84号

十一,待售毒品計入在販賣毒品的數量

法院觀點:本院認為,周某某向他人販賣毒品,其被查獲的毒品應當認定為待售毒品,計入販賣數量。

來源:(2018)湘01刑終484号

二,毒物性質相同,不存在混合鑒定

法院觀點:關于被告人李照全的辯護人所提”對查獲的兩包毒品的含量是混合鑒定,程序不合法”的辯護意見,經查,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條的規定,毒品的數量以查證屬實的販賣、運輸毒品的數量計算,不以純度折算。本案所查獲的二包毒品經鑒定均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有關含量鑒定可以作為對被告人判處死刑的考量依據,但并非影響定罪量刑的關鍵證據,故上述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來源:(2017)晉刑終203号

三,進入實際型購買交易環節,但未完成交付,可認定未遂

法院觀點:2015年12月23日,張林聯系被告人王旭陽購買500元的甲基苯丙胺,二人約定在張店區富都洗浴附近交易,被告人張林取甲基苯丙胺時被民警抓獲,被告人王旭陽在2015年12月23日向張林販賣毒品,系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處罰。

來源:(2016)魯03刑終305号

四,主觀認為是毒品,客觀上實施了運輸屍塊的行為,應認定為未遂

法院觀點:被告人張筠筠、張筠峰将屍塊誤認為毒品,并幫助運往異地,其主觀上具有運輸毒品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運輸的行為,均已構成運輸毒品罪,但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未遂,應依法從輕處罰

來源:(1999)滬高刑終字第59号

五,非法持有毒品也存在未遂形态

法院觀點:被告人羅超堅非法持有海洛因85.02克,其行為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但有80.1克已付款而尚未拿到手,屬犯罪未遂,依法可減輕處罰。

來源:(2016)粵06刑初156号

六,進入交易環節即可,認定為既遂

法院觀點:被告人胡中平與任某某在肇東市五站鎮内任某某的車中進行毒品交易時被公安機關當場捕獲,原審判決認定上訴人胡中平具有犯罪未遂情節,與相關法律規定不符,應依法認定為既遂。

來源:(2015)綏中法刑一終字第45号

七,選擇性罪名中,被追訴人走私毒品既遂,則走私、運輸毒品罪既遂

法院觀點: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亦提出賴雯雯運輸毒品行為有未遂情節的出庭意見。本院認為,刑法規定的走私、運輸毒品罪是選擇性罪名,賴雯雯對同一宗毒品連續實施走私、運輸行為,其走私毒品犯罪已經既遂,其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轉機被查獲時,正處于運輸途中,故對其走私、運輸毒品犯罪應認定為既遂。故對賴雯雯的辯護人所提上述辯護意見及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的相關意見,本院均不予采納。

來源:(2012)高刑終字第527号

八,以販養吸情形的對被追訴人的量刑應酌定從輕

法院觀點:被告人杜保生夥同王某某(另案處理)以兌錢的形式,多次在周口、許昌等地從一個叫“小強”的人手中購買毒品,二人将所購得的毒品平分,杜保生一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另一部分賣給他人,以販養吸。杜保生系以販養吸人員,可以酌情從輕處罰阿

來源:(2015)焦刑一終字第00024号

 

 


閱讀量:166 PC版鍊接 移動版鍊接

黃堅明
黃堅明毒品犯罪案件辯護律師
證件号:14401201010929580
緊急刑事案件咨詢可直接加廣強律師事務所主任、刑事律師王思魯微信向他反映(通過王律師手機13802736027)
如情況緊急,請直接緻電:13802736027 電話:020-37812500
推薦專題
江蘇陸某被控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案(挪用公款罪不成立)
張某被控盜竊罪一案 (取保終無罪)
曾X華被控貪污罪一案(緩刑)
汪某勝被控貪污罪一案(不起訴)
賴某被控非法經營罪一案(不起訴)
原央視主持人方宏進被控合同詐騙罪一案(不起訴)
王藝被控合同詐騙罪一案(無罪)
雷庭被判非法拘禁罪一案(終獲無罪)
李某甲被控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采礦罪一案(不起訴)
馬勇明等被判販賣毒品罪一案(無罪)
推薦閱讀
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案件不予批準逮捕得以釋放的八種情形
王思魯:關于刑事律師的“真貨”營銷
拒絕遲夙生律師出庭,實際是侵犯了被告人明經國的權利
廣強農村兩委犯罪案件辯護與研究中心簡介
七年了!今天,被告人高海東被控故意傷害案終于落下帷幕!
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中介紹行為的有效辯護研究
沒有紙上談兵的刑事辯護
關于辦理刑事案件嚴格排除非法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
“大媽讨債團”是黑社會性質組織嗎?
貸款詐騙罪相關法律法規(2017版)
最新文章
律師之精專化
無風不起浪,平步無青雲 ——王思魯律師談刑事類罪化、個罪化精準辯護律師入門人的成長
被錯判十五年之“警方線人”為何被無罪釋放?
“辦案律師”與“精準辯護律師”
大逆轉:央視報道的管某某涉嫌特大保健品詐騙一案成功辯護實錄
尋釁滋事罪的前世今生
刑事類罪化、個罪化“精進”辯護律師成長密碼
辦好案件是最好的營銷
​刑事類罪化、個罪化精準辯護之路不必迷茫
支某某被控詐騙罪一案(正在辦理中)

緊急重大刑事案件咨詢可直接加廣強律師事務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辯護律師王思魯微信向他反映(通過王律師手機13802736027)

如情況緊急,請直接緻電:13802736027 電話020-37812500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天河路45号恒健大廈23樓(地鐵動物園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東風東路小學天倫校區旁,原名天倫大廈。)

郵政編碼:510600

Copyright 2013金牙大狀律師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網賭被黑怎麼辦粵ICP備18013404号-2

http://m.juhua886477.cn|http://wap.juhua886477.cn|http://www.juhua886477.cn||http://juhua886477.cn